当前位置: > 最新动态 >

令人无法忘怀的那碗多加辣多加肺的牛杂粉

  牛杂加盟每天一文:令人无法忘怀的那碗多加辣多加肺的牛杂粉;我已经一年多没回老家了。

  于是今年我每隔三周五周就会产生一种“买机票回家吃粉”的冲动。纵使全国人民都公认了“食在广东”,但再地道的老字号虾饺、干蒸、陈村粉在我内心最深处也抵不过家乡的那一碗煮粉。

  作为一个以吃为人生大事的人,我的乡愁总是来得这样具体。

  过年的时候吃饺子,饺子馅要纯肉的,要加上香菇末和茨菇碎,绝对不加葱。这是长辈们照顾我的癖好特地开辟出来的新配方。

  还要吃只在老家农村才有的螃蟹粿、移民粿、sie nie糍。

  螃蟹粿其实是没有螃蟹的,长得也一点都不像螃蟹,似乎是由面粉、芋头、萝卜丝儿这类的东西混在一起炸出来的小团子。放在蒸笼上蒸上一碗,我可以只就这个吃下两碗米饭。

  移民粿要是硬得形容一下的话,倒是像一个扇形的薄皮包子。这种形容只能算硬掰,移民粿可比包子好吃多了,里面必定要包上的是豆腐碎、冬笋碎、香菇碎和干辣椒。不管年纪是否渐渐增加每到过年的时候,我依旧会巴巴地盼着楼上的黄叔叔送一小篮子移民粿下来给我们吃。

  还有在糯米粉里加上鼠麴草汁揉出来的类似大型饺子的sie nie糍,里面包着那么多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季节性野菜山珍。趁热一口下去,都来不及再咀嚼一下,哧溜就滑进肚子里,留下了满口野菜的清香。别的什么配菜都可以不要,这样的美味一餐五个完全不费力。

  除去这些季节性、时令性的家乡小吃,我最为想念的就是街头巷尾的那一碗江西米粉。

  大概只有江西人才能吃得出,江西米粉和其他米粉的区别。据说江西人做粉是拿大米经过浸米、磨浆、滤干、采浆等等等等融汇成的最珍贵的礼物

  江西米粉非常耐煮,怎么煮都不会烂,所以吃到口中就非常顺滑。学生年代,每天睡眼惺忪地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,街旁早餐店总是蒸汽弥漫,米粉朴实的香气迎面扑来,体内所有细胞被瞬间唤醒。再把沸腾着的米粉泡在一旁的凉水里,慢慢等待它回软变得柔韧顺滑。重新开上火,把放凉的米粉撒在加了汤底的锅中,再随个人喜好添上辣椒、榨菜、肉丝、内脏、鸡蛋,看着锅里那些红的白的混在一起翻腾,心如猫抓一般想要立刻尝一口才能罢休。出锅时再在上面浇一勺牛杂汤、猪杂汤,抓一戳花生米撒下,这样的一碗汤粉简直能激发出一整天的能量。

  这是江西人的早餐吃法。

  午餐、晚餐、宵夜时候的米粉,是更加地浓墨重彩。在烧热的锅中倒上油,将煮软的粉丢进锅里,迅速煸抄,另一只手一刻不停地往锅里撒上辣椒、酱油、肉丝、青菜。不消多少就能闻到这些食物组合在一起析出的浓烈香气,一只炒锅在师傅手上犹如通灵一般,带来色泽诱人,味道醇厚,香气袭人的一碟江西炒粉。在街头的那些颠勺炒粉师傅,各个犹如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,只是炒个米粉都能炒出一种“金戈铁马”的气魄。

  大概每一个江西人都是吃粉的好手,也只有江西人才吃得出一碗真正的好粉是什么味道。

  大概是在这些街头巷尾出没着的粉店里和浸润着米粉、辣椒味道的空气里,才能激发出一个江西人内心最深处的记忆与乡愁。

  我是那么认同王路侠的那段话:“一个中国人认出另一个中国人,不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,不是复古汉服改良旗袍,也不是普通话标不标准,而是你们聊起了臭豆腐,它可以是王致和,可以来自火宫殿;聊起了蒸火腿时那段香,不论是肥厚的云腿,抑或是硬如磐石的金腿。这一点心照不宣的默契,提醒你们有着一样的缘起。

  食物是最美的乡愁,是颠沛流离者的根,是异乡漂泊人的魂。这东西无关职业,不分南北,更罔论地位高低,它是唱入你血脉的歌,不管你走到哪里,都烙印在你心深处。什么都可以随遇而安,只有你的胃,永远忠贞。吃,是卧于中华民族魂中的任督二脉,一点而通,万里长城永不倒。”

  我的乡愁,就是那碗要多加辣多加肺的牛杂粉,又咸又辣,却又根本无法停下。更多老广州牛杂加盟资讯,请关照牛杂加盟官网:http://www.laoxigu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