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最新动态 >

白领志向特别 心甘情愿到广州山顶做豆腐花生意

  面朝云山,春暖花开。又是一个云雾缭绕的清晨。半山腰,唐青松安顿好刚才还“突突突—”的电动小三轮,挑着担子上山了。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,雨后的火炉山平添一份清新。

  两个不锈钢桶在他肩上有节奏地一前一后晃悠,只见唐青松三步并一步快速消失在密林里,把络绎不绝的登山客远远甩在身后。“两个桶大约100斤吧,以前还是爬土路的呢。那坡度近乎直角。”20分钟后,登顶的他悠悠地说。

  虽然这样纯粹力气活的工作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之前标榜的那么浪漫有意思,但唐青松却以过来人的口气说,这种工作环境可是比白领天天枯坐苦对电脑强多了,一通快节奏的攀爬下来,每个毛孔都放松了,全身呼吸着山里新鲜的空气,爽得很啊。

  卖豆腐花的“摆摊佬” 处处精心追求环保

  牛杂加盟资讯:白领志向特别 心甘情愿到广州山顶做豆腐花生意;“老板,你来了,给我来两碗豆腐花……”架起的蓝色帐篷下摆着四张小木桌,唐青松的火炉山便民服务部开张了,不一会儿,就围满了人。他麻利地把挑上来的“家什”安顿好。那分别是一桶“山泉豆腐花”、一桶萝卜牛杂、一桶绿豆沙和一桶凉粉。

  每逢周末、节假日,火炉山上游人如织。唐青松习惯性地把一个有些老旧的暗红色收音机挂在一旁,合着音乐的节奏,不时吹吹口哨。一边忙活,一边和顾客们拉起了家常。

  细心的人会发现,与一般小摊小贩不同的是,唐青松是一个很考究的摊主。乐扣的盒子装着腌制的黄瓜丝儿,为防止绿豆沙溢出,桶面覆盖着保鲜袋和食品袋。每当有顾客吃完后,他都很讲究地把塑料袋内的剩余食物倒在一个桶里,然后塑料袋放到另一个专用袋里,他说要做到分类放置和投放,爱护火炉山就像爱护我们自己的家!

  不仅卖豆腐花与时俱进,做到垃圾分类,而且从摊档的广告语上,也能看出他的文化人身份:每个铁桶上的品名招牌都有过塑的“温馨提示”。“比如豆腐花不能与蜂蜜同食,很多顾客一来就问有没有蜂蜜,其实两者不能同食的,所以我准备了姜糖水代替。”

  每个周末挑豆腐花上山,雷打不动。凌晨四五点起床,熬制各种甜品。待到下山时,常常夜幕降临,收拾好摊档,有时已经是晚上9点钟。

  上山的人各有各的心思,看着他们吃完抹嘴满足而自在的感觉,也是一种快乐。5年来,唐青松每个周末的出勤率相当高,缺席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过来。“曾经有一个下雨天,两个老顾客打赌说我会不会在山顶,最后他们发现我在上面,其中一个自认受罚。”唐青松说,留在火炉山上,挣钱只是其中之一,更多地是对这里和这里的顾客有了一份感情。

  (下转A04版)

  (上接A03版)

  “有多少白领过着畏首畏尾的日子,不仅压力很大,生活方式也不够健康,相比而言,我很知足了。”

  —唐青松

  高考失利出走他乡学绘画 “流浪”多年再入大学殿堂

  一个能放弃普通人生轨道的人,他的人生注定是不平凡的,而他的命运也注定是坎坷的。

  38岁的唐青松习惯戴一顶帽子,不是因为头发不够浓密,而是因为他头发已经花白了。

  “莫道春风扫枯叶,只是春来到,黄昏独自愁。抬头望,满眼碧玉,几声蛙鸣鸟叫,更惆怅。”……“漆黑的森林里面,发现很多会发光的植物,像天上的星星那么亮!”唐青松的QQ日志,写的东西很少,但“冷不丁”冒出的诗意,倒是很难与略显粗犷、有着明显岁月痕迹的男人联系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