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最新动态 >

主持人:能看到西安故事是最好不过了

  广州牛杂加盟资讯:主持人:能看到西安故事是最好不过了;华少被很多观众称为“中国好舌头”,尤其是在他主持过《中国好声音》之后。但其实他初显舌头功力,是在更早的综艺节目《我爱记歌词》和《爽食行天下》中。这几天,华少正在西安和“爽食家族”拍摄“爽食西安江湖菜”,在本报记者担任的“媒体导游”带领下,在西安的大街小巷寻找美食。

  昨天,华少没有化妆,甚至光脚坐在酒店床上,看到记者进来,赶忙起身说:“不好意思,没有起来迎接你们,最近的确是忙得有点不像话,刚才还在处理一个剧本。”

  在还没开始“中国好舌头”话题时,记者就已经领略到他的嘴皮子功夫,从吃喝玩乐说到人生理想,信息量实在是有点大。华少感叹自己工作非常忙,用他的话来说:“我不光舌头是租来的,我整个人都像是租来的,好忙啊!”虽然采访过程中,华少表现得还是挺轻松愉悦的,但他说自己心态其实也没那么好,只是凭着一份执著和热爱继续工作着,争取做一名合格的主持人。

  来了西安就“穿越”

  一到这里就觉得这儿有很多故事,很多传奇

  华商报: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西安了,你对这座城市感受如何?

  华少:我来过西安好几次,都是有活动就来,演完就走,基本没时间去玩。我觉得西安是个下了飞机就走进历史课本的城市。非常有趣。我是杭州人,就觉得这里就是很遥远的历史的感觉,来了就穿越。我很喜欢历史,所以一到这里就觉得这儿有很多故事,很多传奇。

  华商报:西安美食哪样最吸引你?

  华少:最著名的就是肉夹馍、凉皮。对西安的美食,我就是希望能读到故事,所谓地道其实就是把历史融合在食物中的一些老东西,我会想这个东西为什么当时的人爱吃?为什么会创立这样的馆子?这么多年下来,为什么这样的馆子还在?我始终认为所有的江湖菜都会有很多故事,做菜的老板也一定非常有性格,我对这些最感兴趣。

  美食节目非常难做好

  什么“入口即化”、“肥而不腻”其实都是废话

  华商报:现在美食节目很受欢迎,你做了这么久有什么心得?

  华少:美食节目非常难做好,吃是一种非常个人化体验的东西,“你觉得好吃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又不一定觉得好吃。”

  华商报:但现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还挺受观众欢迎的。

  华少:“舌尖”从文化的角度和人物的角度来串联美食。但“爽食”是一个综艺节目,在玩的同时带出来。本身形容东西好吃的词就不多,什么“入口即化”、“肥而不腻”其实都是废话,什么东西能入口即化?不腻为什么要去吃肥的东西?这就伤透脑筋。以前就有人说,美食节目主持人吃到每道菜后都要有活见鬼的表情,就是特别夸张!但你老那么干,观众就不买账了,要不停想新东西吸引大家。

  华商报: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

  华少:一个东西好吃的象征是什么呢?就是必须把它吃完。但有时录一期要一天时间,我们要吃很多东西,不管你当时饿不饿,你看我现在胖的呀,都是这么吃出来的。我是想让观众觉得这节目讲的是能感受到的事,让大家看完觉得想吃,那就算是成功了。

  为当好主持人而跨界

  所谓懂才能聊,你不去试怎么会知道该聊什么?

  华商报:既然难,会放弃户外节目转做棚内节目吗。

  华少:外景有外景的特别,只要内容本身设计有趣、够吸引人、有空间,我就会做。棚内节目我也还在做,“好舞蹈”正在播,“好声音”第三季不出意外应该也还是我。但不是说棚内节目就要比外景容易,《中国好声音》是我做过最难的一个节目。第一阶段盲选看上去我站在旁边没什么事,但其实我要在20分钟之内充分了解参赛者的情况,我花了很多工夫在画面外。

  华商报:像你这么说,岂不是没有可做的节目了吗?

  华少:说是那么说,但我觉得还是尽量放轻松吧。娱乐节目没法给大家解决实际问题。但你看的是别人的事,但当中有自己的乐。把娱乐节目做好其实也挺有成就感的。

  华商报:你自己怎么调节?

  华少:可能会做一些跨界的事情吧,我之前演过戏,今年可能还会演话剧,和赖声川新合作的一部电影7月份也会上映。还会发唱片,甚至我最近也在写剧本。我做这么多事,一来是为了调节自己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见到演员、歌手,可以有更多的话题聊,所谓懂才能聊,你不去试怎么会知道该聊什么?所以做这些事还是为了更好地主持。